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诉讼指南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调研成果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范围和程序研究

  发布时间:2015-06-29 09:58:18


论文提要:

在刑事诉讼活动中,证据采信及非法证据排除一直是困扰司法界的一大难题,笔者通过多年审判实践,结合个人体会,通过上网大量查阅资料,拟从非法证据排除的立法渊源、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程序、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范围和程序完善的建议等几个方面对此谈一下看法。旨在抛砖引玉,与同仁共勉。

主要创新观点

非法证据排除目前主要集中在法院审判阶段,针对的是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依职权进行证据收集的公务活动,如何对证据进行合法性认定以及非法证据排除的界定,既要保护公务人员工作积极性,维护社会稳定,防止重程序轻实体依法惩治罪犯,又要切实保护嫌疑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等都是一个问题衍生的多个方面,须要通盘考虑,既不能兼收并蓄,又不能简单的分为香花毒草,本文尝试从中找出一个平衡点,以期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以下正文:

 

一、非法证据排除的立法渊源

 非法证据排除理念最早产生于19世纪末的美国,其最初的直接目的在于“震慑警察的不法行为”,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规定了“禁止非法搜查、扣押”等内容,宪法第五修正案增加了“禁止自证其罪”等规定。直至1961年,美国最高法院在Mapp vOhio一案的裁定中,表明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当普遍适用于各州法院,随后,具体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1966年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米兰达一案的判决中才完全确立。我国的非法证据排除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该法第32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或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的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这里给出了对非法证据的最初界定。1996年的刑事诉讼法同样沿用了类似规定,同时最高法院1998年颁布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1条规定:“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这些规定对非法证据的法律效果进行了进一步明确,但是对于非法证据的范围、证明责任、启动程序等,仍然没有具体规定,司法实践中非法证据排除的个案少之又少,基于非法证据产生的冤假错案又屡被发现,如赵作海案、佘祥林案、杜培武案。实践证明,以上的司法解释仍然过于原则性、宏观性,没有可操作的实际内容,无法有效地指导司法实践。12010,《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缩小了适用于非法言词证据的适用范围,在列举式的非法方法中去掉了“引诱、欺骗”,其第1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但该规定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适用扩大到实物证据中的物证、书证,其第14条规定:“物证、书证的取得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否则,该物证、书证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在《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的基础上,详细阐释了1998年刑事诉讼法列举的七类证据的具体排除标准,将所有类型证据都纳入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适用范围。 2012年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吸收了《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的精神,54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与新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一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则采用的是与《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的方式相同的细化标准模式,一一列举了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八类证据的具体排除标准,内容也与《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基本相同。2 

二、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

修订后的刑诉法第五十四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第五十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者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除特殊情况外,可以吸收他们协助调查。”从以上条款可以看出,法律对非法方法采用了原则性的立法,并未给出具体、详细的列举。对实践当中存在的一些变相措施难以认定,另外就是侦查人员在侦查阶段采取的一些侦查技巧对犯罪嫌疑人的震慑如何与非法方法进行区别也比较难以认定,采用暴力进行刑讯逼供所取得的证据是非法证据,这一点毋容置疑。对引诱、欺骗的认定就不太容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对法律的阐明还是引诱、欺骗,严厉的语气是对犯罪的震慑,还是威胁等等。另一个就是非法证据排除提起的主体范围狭窄,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第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及其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对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依法予以排除。申请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的,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在我国现阶段提起非法证据排除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司法机关依职权提起,另一种是当事人依申请提起。对于第一种方式,现行司机体制下公、检、法三家相互制约,这本是法律监督的一种进步,是把司法权纳入法治监督的好方法,但也有其弊端,如法院在对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中的证据瑕疵一般采取容忍态度,盖因当前社会矛盾多发且新种类不断,公安警力不足,刑侦水平参次不齐,只要不是重大失误,对一些小毛病在实践当中出现也是确属难免,虽然这并不能成为理由,但确是当下现状,如果因为一点瑕疵,就不予采信或退回侦查,势必增大侦查难度,有些证据甚至无法补正,可能放纵了犯罪,挫伤工作人员积极性,虽则遵守了法律,确造成不良社会效果,使侦查机关缚手缚脚,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对于第二种方式,当事人及其辨护人、诉讼代理人有权申请人民法院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但必须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基层法院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有相当部分是因为家庭生活困难而犯罪的,他们一般文化水平较低,自行辩护有困难,有的连法庭审理程序也不清楚,只会机械式的说对或不对,至于对在什么地方不对在哪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也请不起律师,当下法律援助并不能覆盖所有被告人,让被告人提供相关线索或材料在现实中是非常难的,一方是代表国家行使公诉权的检察机关,他们有专业的检察官,一方是普通老百姓,其中一大部分是文盲或半文盲,有的甚至连名字也不会写,导致庭审中,提起非法证据排除的廖廖无几,即使提了,成功率也极低。

三、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程序

2012年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明确规定了“当检察院收到举报、控告、报案以及发现侦查工作人员通过违法手段获取证据的,必须对其实行调查。对于那些确实存在违法获取证据的行为,必须进行及时纠正;如果导致犯罪的,应当追究其法律责任。”第五十六条明确规定了“在法院的审理中,如果审判工作人员发现存在通过违法手段获取的证据的行为时,应该对证据获取的合法性实行相关调查。被告人、当人事具有向人民法院申请对违法手段获取的证据给于排除的权力。申请对违法手段获取的证据给于排除,应该提供相应的材料和线索。”第五十七条明确规定了“当对证据获取的合法性实行相关调查的程序中,检察院必须对证据获取的合法性进行证明。如果现在具有证据却不能对证据获取的合法性进行证明的,检察院能够向发现提请通知相关侦查工作人员出庭并对情况进行说明;法院能够通知相关侦查工作人员进行出现并对情况进行说明。相关侦查工作人员也能够要求出庭并对情况进行说明。”第五十八条明确规定了“对于那些通过法院审理,已经确认以及不可以排除存在通过违法手段获取证据行为的,应该对相关证据给于排除。”上述法条虽然详尽规定了言词证据非法性的提出程序和举证责任的分配等问题,但是对实物证据非法性的提出程序采取了回避态度,实践中普遍认为言词证据的可靠性受取证手段的影响较大,非法取证容易造成言词证据的不可信;而实物证据则相对稳定一些,其真实性很少受到取证方式的影响。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66条规定:“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是指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的行为明显违法或者情节严重,可能对司法机关办理案件的公正性造成严重损害。补正是指对取证程序上的非实质性瑕疵进行补救;合理解释是指对取证程序的瑕疵作出符合常理及逻辑的解释”。笔者认为现行规定的非法物证、书证的可补正的排除规则,是对证据采信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的一种折中,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和客观实际的。

四、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范围和程序完善的建议

1、明确非法证据的范围,既要保护侦查人员的积极性,严厉打击犯罪,又要切实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防止权力滥用。

2、构建律师在场制度。让律师全程参加与批捕、起诉、审判,着力推进法律援助全覆盖。

3、扩大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人的范围,赋予被告人的近亲属和亲友申请人资格。平衡控辩双方力量,最终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非法证据排除的标准和程序研究》作者:张中理 

庆市南川区人民法院

2)《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适用范围》作者:苏欢 河

北省保定市南市区检察院

文章出处:阳原县人民法院 刑事审判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609777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